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/ 燕麦草进口涨势强劲杂粮资讯

燕麦草进口涨势强劲 

发布日期:2018-02-09 作者: 信息来源: 查看次数:254
 2017年我国苜蓿干草进口增长放缓,燕麦草进口涨势强劲。1-12月累计进口干草182万吨,同比增加8%,其中:苜蓿干草进口140万吨,同比增长0.8%;燕麦草进口31万吨,同比增加38%;天然牧草进口11万吨,同比增加48%。此外,苜蓿粗粉及颗粒进口3.8万吨,同比增加18%。
 
       2017年我国除苜蓿种子外,其他草种子进口急剧增加。1-12月份草种子总进口5.7万吨,同比增加了71%。其中,黑麦草种子进口3.1万吨,同比增加了53%;羊茅种子进口1.5万吨,同比增加96%;草地早熟禾种子进口0.6万吨,同比增加191%;苜蓿种子进口0.1万吨,同比减少了9%;三叶草子进口0.3万吨,同比增加92%。
 
       一、12月份苜蓿干草进口量双比下降,全年增长率仅0.8%
 
       2017年12月,苜蓿干草进口10万吨,环比减少10%,同比减少20%,11月份进口量的增加并未拉回5月份以来进口量减少的趋势,12月份进一步减少;平均到岸价格312美元/吨,环比下跌0.1%,同比上涨5%。
 
       2017年1-12月,苜蓿干草累计进口140万吨,同比增加0.8%;平均到岸价格303美元/吨,同比下跌6%。我国进口的苜蓿干草主要来自美国、加拿大、西班牙、吉尔吉斯斯,其中从美国进口131万吨,占93%。
 
图1  2016-2017年1-12月我国苜蓿干草月度进口情况
 
       数据来源:中国海关
 
       二、燕麦增长态势强劲,全年增长率高达38% 
 
       2017年12月,燕麦草进口2万吨,环比减少27%,同比减少5%,受上个月进口量过高导致库存增加的影响,本月进口量出现同比减少;平均到岸价格274美元/吨,环比上涨1%,同比下跌11%。
 
       2017年1-12月,燕麦草累计进口31万吨,同比增加38%;平均到岸价格280美元/吨,同比下跌15%。我国进口的燕麦草则全部来自澳大利亚。
 
图2  2016-2017年1-12月我国燕麦草月度进口情况
 
       数据来源:中国海关
 
       三、天然牧草进口突飞猛进,本年度自10月开始进入“0”进口期
 
       自10月开始,2017年蒙古天然牧草进口进入“0”进口期,2016年,“0”进口期为8-12月。
 
       2017年,天然牧草累计进口11万吨,同比增加48%;平均到岸价格48美元/吨,同比下跌6%。进口的天然牧草全部来自蒙古。
 
图3  2016-2017年我国天然牧草月度进口情况
 
       数据来源:中国海关
 
       四、苜蓿颗粒进口量和进口价格均具有较强的波动性,西班牙苜蓿颗粒对我国的出口尚处于摸索阶段 
 
       2017年12月,苜蓿粗粉及颗粒进口0.3万吨,环比增加266%,同比增加4%;平均到岸价格325美元/吨,环比下跌27%,同比下跌2%。
 
       2017年1-12月,我国进口苜蓿粗粉及颗粒累计3.8万吨,同比增加18%;苜蓿粗粉及颗粒平均到岸价格251美元/吨,同比上涨0.9%。我国进口的苜蓿粗粉及颗粒几乎全部来自西班牙,微量来自墨西哥和美国。我国苜蓿颗粒的进口呈较强的波动性主要源于出口国的供给不稳定。从2014年底开始市场准入以来,西班牙积极探索我国草产品市场,但终因时间短、对市场认识不足等原因出现断崖式下滑,目前逐渐走向正轨。从我国当前的消费情况来看,我国苜蓿颗粒的进口量将会随着供求双方的不断磨合而进一步增加。
 
图4  2016-2017年1-12月我国苜蓿粗粉及颗粒月度进口情况
 
       数据来源:中国海关
 
       五、我国草种子进口量急增,进口价格呈回升态势
 
       2017年我国进口草种子5.7万吨,同比增加71%。其中,黑麦草种子进口3.1万吨,同比增加53%,平均到岸价格1.44美元/千克,同比上涨14%。羊茅子进口1.5万吨,同比增加96%,平均到岸价格1.93美元/千克,同比上涨7%。草地早熟禾子进口0.6万吨,同比增加191%,平均到岸价格4.1美元/千克,同比上涨4%。紫苜蓿子进口0.1万吨,同比减少9%,平均到岸价格5.14美元/千克,同比下跌8%。三叶草子进口0.3万吨,同比增加92%,平均到岸价格4.07美元/千克,同比下跌4%。
 
       2017年我国进口的草种子主要是黑麦草种子、羊茅子及草地早熟禾子等,其中:黑麦草种子主要来自美国、丹麦、加拿大、新西兰及阿根廷,2017年1-12月,从美国进口1.88万吨,占60%,从丹麦进口0.53万吨,占17%,从加拿大进口0.38万吨,占12%;羊茅子主要来自美国和加拿大,2017年1-12月,从美国进口1.4万吨,占92%,从加拿大进口0.08万吨,占5%;草地早熟禾子主要来自美国和丹麦,2017年1-12月,从美国进口0.51万吨,占87%,从丹麦进口0.07万吨,占13%。
 
图5  2016-2017年1-12月我国草种子月度进口情况
 
       数据来源:中国海关
 
图6  2016-2017年1-12月我国草种子进口结构
 
       数据来源:中国海关
 
       小结:从2017年进口数据来看,我国草产品、草种子及畜产品进口量依然都呈增长态势,其中草产品进口速度显著放缓。草产品贸易中苜蓿干草依然是主要的进口品种,随着燕麦草及国内草产品供应量的加大,苜蓿干草的进口量增长速度显著放缓,年增长率仅0.8%,也是近10年来的首次低于14%的速度增加,国内市场将趋于饱和;此外,苜蓿干草的进口价格自2015年以来,一路走低,目前处于较低水平。燕麦草、天然牧草及苜蓿颗粒起到了重要补充作用,尤其是燕麦草进口量增长迅速,在草价普遍低迷的大环境下,加上国产燕麦草的入市,燕麦草的进口价格下行趋势显著。本年度草种子进口量剧增,进入10月之后,草种的进口进入淡季,目前来看,除紫苜蓿子的进口继续减少外,其他草种子该季节仍有少量进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