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/ 杂粮食品 / 涞源特产--黄米粘糕杂粮食品

涞源特产--黄米粘糕 

发布日期:2016-06-13 作者: 信息来源: 查看次数:751

涞源特产黄米粘糕

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涞源的黄土地、沙土地和冷凉的气候很适宜黍子生长,黍子推出的米不仅粒大而且金黄,被称为黄米。这种米非常粘。涞源的先民们以黄米为原料,粗粮细做,发明制作出了很多美味可口的粘糕食品,并且经过长期的积累,赋予了粘糕深厚的文化内涵,使人们在品尝各种美味粘糕的同时,也看到了山里人的朴实、厚道与创造力。

春花秋实,秋天各种庄稼渐次成熟,劳作了一年的农民将黍子收获回家,一方面为了庆祝丰收,另一方面也是急于尝一口新粮的香味,于是大家等不及将黍子晒干推掉糠皮,就乘湿连皮磨成面。这样蒸出的粘糕,虽然不再金黄而呈暗黄色,但那种新粮特有的香味会随着锅里冒出的蒸气扑面而来,令人垂涎。这种糕因制作方法较粗被称为“毛糕”。毛糕又称启场糕。因为黍子成熟得最早,打黍子是一年中第一次使用场院。人们吃启场糕一是庆祝丰收,二是祈祷和期盼着自家的场院能打出更多的粮食。

在农村盖房子是一件大事。早年盖房子并不请专业的建筑队,无论谁家盖房都是请本家、乡亲帮忙。工钱是不给的,但饭菜要由东家管。山里没有细粮,那么就吃白糕,涞源人说的白糕实则为黄糕,是将黍子推皮后磨成黄米面,然后蒸成粘糕,乘热用手揣到一起而制成的。这种糕得醮着熬菜吃,通常用土豆条熬豆腐,有条件的用粉条白菜炖红烧肉,实在没有条件的则将豆腐渣炒一炒或做豆腐不去渣,直接把连渣带浆点成的豆腐炒一炒,叫做懒豆腐。现在白糕懒豆腐对涞源的老百姓来说也称得上是名吃。为了将房子盖得结实,条件较好的人家要准备五大碗酒菜,同时将粘糕制成油炸糕拿给帮忙的人吃。吃了白糕特别经饿,而且干活十分有劲。

古人说,人生最大的乐事有四件:久旱适甘霖,他乡遇故知,洞房花烛夜,金榜题名时。无论如何结婚在人的一生中是一件大事,人们习惯大势操办。在涞源人们管办喜事叫“吃糕”,就是说“吃糕”这一词是一个带有特定含义的日常用语。涞源办喜事既不吃毛糕也不吃白糕而是吃油炸糕。炸糕制作起来很讲究。通常是以白糕做皮,里面包上馅,再用油炸,皮儿被滚烫的油炸出一层金灿灿的泡泡,里面却十分绵软,外焦里嫩,香脆可口。这油炸糕很有学问,特别是外形上有约定俗成的模式,大家不用问,一看形状便知里面包的是什么馅,象水饺一样的,肯定包地是豆沙馅,将饺子两头弯回连在一起呈戒指状的,里面包地肯定是豆腐渣馅;而没棱没角呈球形的,里面包地不是韭菜鸡蛋馅就是韭菜豆腐馅。值得一提的是油炸糕绝不会包肉馅,因肉馅和粘糕搭配在一起吃起来太腻,不够爽口。

既然是办喜事就免不了闹着玩,同辈年轻人爱闹洞房,而老太太、小媳妇们则在糕上耍花招。户数大,亲戚多的,本家的老太太、小媳妇们三更得起床捏糕,大家围在一起边捏糕边有说有笑,那情景真是其乐融融。在大家不防备时,小媳妇们故意使坏,有的在糕馅里包上辣椒,有的将白糕外形做成饺子状或球状,其实里面什么馅都不包,故意制造“假冒伪劣”蒙人,不定让哪个贺喜的人被捉弄一回。

生老病死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,涞源人办丧事也吃糕,吃的是豆子糕。人已驾鹤西游,家人悲伤无比,哪有心情再精工细做,于是拿来黄米面、小豆、架豆等,支上蒸锅,撂上篦子,撒一层面,再撒一层小豆和架豆,蒸熟以后象打豆腐一样用力切成方块即可食用。涞源人平时是不吃豆子糕的,因为它是不吉利的食品。过年过节时涞源人也要吃糕,这时吃糕又增加了制作程序和配料,大家不约而同地吃枣云糕。枣云糕,顾名思义,糕被做得象云朵一样。正宗枣云糕在起卷的时候,要两边向中间一齐卷,切开后称“如意卷”,象征吉祥如意,幸福美满。不过,现在人生的活节奏加快了,也懒了,一般都朝一个方向卷成了蜗牛卷。目前,枣云糕作为涞源粘糕的代表作,已经成为外地人首选的特色饭。

不办喜事、不办丧事也不过节,闲来无事吃什么,还是离不开糕。涞源人做糕花样翻新。这里举两个例子,一个是豆面糕。把黄豆炒熟磨成很细的豆面,掺上白糖,切一块现出锅软乎乎热腾腾的白糕,滚上豆面,象拉面一样折上再拉开,反复几遍,只折得一层豆面一层糕,层层叠叠,似北京人做的驴打滚。乘热一咬,豆面会扑散一鼻子,香喷喷甜丝丝,其中之妙不可言状,。一个是箩面糕。开水锅上架起笼屉,将黄米面置于箩中,通过箩子一层层筛下去,随筛随熟,待有一定厚度,再盖上锅盖蒸一会。揭锅即切即食,松酥沙脆,清香爽口,似绿豆糕一样。对于粘糕还有许多做法,如蒸黄米饺子、炸糕条……

纯粹的糕是用纯黄米做的,由于产量小的原因,由于价格相对较高的原因,糕也有不纯粹的时候。为了使有限的黄米蒸出更多的糕,涞源人想出了一个办法,那就是在黄米中兑上部分玉米,称之为节米,从字面上可以看出,节米即节约黄米之意。节米兑得少时,粘糕粘而不腻,恰到好处,而节米兑多了则使粘糕格外显硬,失却了粘韧爽滑的品质,自然就不够好吃了。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现在蒸粘糕已很少有人再兑节米了。

小小黍子,金灿灿的黄米在涞源人手中幻化出了诸多的美食,也蕴含了涞源人的喜怒哀乐、反映出社会万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