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粮食品
杂粮食品>>短韵 || 家乡的黄米粽子
 

短韵 || 家乡的黄米粽子

来源:  |   作者:谢冰洁   |  发布日期: 2020-06-23   |  阅读次数:189次

  

五月飘香的黄米粽子是我记忆深处不可磨灭的痛,忘不了奶奶生前给我亲手包过的大黄粘米粽子。五月对我来说是人生最美的开端,曾经的快乐和忧伤都随着奶奶的离世,回荡在端午节快乐的气氛中。

 

我的家乡物产丰富,瓜果飘香,是一个美丽富饶的小镇,有着清澈见底的溪流之水。白云深处映衬下的小溪时常听见孩子们的嘻闹和玩耍的欢跳声,伴着小溪潺潺的流淌,晚霞只剩下最后一缕余晖,孩子们才依依不舍的离去。

 

图片1.png


想起儿时过端午节,早晨4点多,天刚蒙蒙亮,便和母亲一起去采艾蒿,然后去找山泉水洗脸和眼睛,一年不长眼病。说来也怪,每年我要是不早起,准得眼疮病,痛得我直咬牙。我只好听母亲的话,每年都坚持去上山,也许心里作用,还是实属巧合,在端午节这天如果早起,一年不但精神,还真不得眼疮,如今的我一直坚持早起端午节这天。端午节的头天晚上母亲叮嘱好,早上起来不要说话,在采艾蒿的路上不让回头,也不让说话,要不就不灵了。一般我家乡的人都懂得,回来即使遇见熟人也不要打招呼。把艾蒿采回家后,放在前后门顶端上面,炕头也放,鸡窝、猪圈都会放一些,艾蒿不仅在当地有个传说能辟邪,谁家都有,神鬼都不敢进,大门口的墙上要不放艾蒿,那些死去的冤鬼就会进人宅子伏在人体上。艾蒿具有活血化瘀,散风止痛,尤其肚子疼,用艾蒿熏特别的管用。采完艾蒿回家后,就和姐姐挎着竹篮去采菠萝叶,树的上面长满巷子,大小不一,都是椭圆行的,头部尖尖的,尾部有个圆形的小圈,里面有黄色的果仁,但不可以直接吃,只能做成巷子油粉,是当地一道很美的凉菜,算得上美味佳肴。还采那些能吃的百草叶,晒干泡茶可以治百病。在山间姐姐总是闲我慢,我记得有次姐姐没等我,一不注意脚下采到一种很滑的叶子草,手摔出了血道子,我大声的哭。姐姐不但不管我,还说:“该呀,我哭得更厉害了,还不停的骂姐姐,她生气丢下我,自己回家还被母亲打了一顿,姐姐好多天都没怎么理我。

 

那时家家都有稻田,但有芦苇的人家太少,父亲的勤快,我家的芦苇每年都长得特别好,在端午节前10多天前,采回叶子去集市上换回几斤大黄米。父亲和母亲穿着水鞋和雨裤在芦苇里来回采叶子,听话的我在芦苇的边上看着母亲,拿着芦苇杆在水里晃动,绿色的芦苇水,有小鱼是我最喜欢的,母亲总是时不时的叫我,不要下芦苇里,怕里面有绿色的蛇。有次一条绿色的蛇有大拇指那么粗,朝着我游了过来,吓得我直哭。我家的芦苇过去是一个费弃的大井,这口水井离人间不远,淹死过牲口,还淹死过邻居六岁的柳岩。时隔多年后,便成了芦苇塘。

 


在我九岁那年端午节,奶奶最后一次给我们包粽子。在初四的白天她忙活了一天,又是泡豆子,又是淘米,还得用热水煮粽子叶,省吃捡用的奶奶绑粽子的绳子都是自己亲手种的麻绳。在初六的早晨,她像往常一样早睡早起,奶奶去河边抱柴火,突然晕倒在地上,手脚不停地抽搐,颤抖,眼睛眯得紧紧的,呼吸如此脆弱。被父亲送进医院时,奶奶已经没有了脉搏,父亲的哭喊声,泪水涟涟,一家人都沉浸在哀痛里。

 

奶奶带着遗憾去了另一个世界,只能在梦中和她相见,每当端午来临时,我都会去坟前看看奶奶,杂草落叶的坟墓前,我和父亲拿着纸钱和她生前爱吃的黄米粽子,都会对奶奶说上几句想念和知心的话语。偶尔几次在梦中听见奶奶回家的脚步声,是那么的熟悉,可天空中却飘来细雨纷纷,当我徘徊在院内走进奶奶的怀抱里,梦醒了,泪水早已湿透了枕巾……

 

岁月如梭,匆匆流逝,可奶奶最后一次包的大黄米粽子却永远的印在我灵魂深处,于是,我只有在五月的清风里,嫩绿色的晨光里去寻找青春岁月的脚步声,在花开岁月侵透的时光里,去寻找儿时的乐趣和奶奶留下的那别开生面的笑颜。

 


友情链接:  中国农业信息网    |    中国天气    |    全国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    |    中国农业科学院    |    陕西农业网    |    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农学院

主办 : 农业农村部小宗粮豆专家指导组      承办 : 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小杂粮研究中心

版权所有 @ 2003-2018   小杂粮网(mgcic.com)    陕ICP备16012101号-4

地址 : 陕西省杨凌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邰城路3号   联系邮箱 : mgcic.com@126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