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粮论坛
杂粮论坛>>荞麦花开思故乡
 

荞麦花开思故乡

来源:  |   作者:状写人生百味   |  发布日期: 2019-10-31   |  阅读次数:1218次

  

  

  忘不掉那成片的荞麦,满冲满畈,茫茫一片,望不到尽头。荞麦花绽放的时节,散发着淡淡的幽香,似有似无,若隐若现。没有人会珍惜它,观赏它,在乡下人眼里,那是最后的补救措施,是用来救命的,没有人会去欣赏她的美。

  

  成片的田地用来种荞麦,完全是一种无奈。荞麦的产量低,收成有限,是旱地作物,耐干旱。只有遭遇旱灾的时候,那些可以种水稻的良田才种上荞麦。荞麦有两种,一种叫花荞麦,一种叫苦荞麦。大约是花荞麦产量高,好吃一些,所以花荞麦种植面积要多得多。

  

  苦荞麦也会适当的种植一些,因为苦荞麦也有自己的价值。黑色的壳,灰褐色的粉,煮熟了却是墨绿的颜色,说是苦的,其实也不苦,味道很正,据说它性质清凉,消暑降温非常好。苦荞粉熬成稀薄的糊汤,颜色墨绿,泛着香气。凉透了之后,加点糖,又凉又甜十分爽口。孩子们非常喜欢。如果做成蒸糕,或者摊成粑也是非常好吃的。

  苦荞也只能做成点心,不能当主粮使用。花荞麦就不一样了,可以当主食充饥。大约是苦荞不能多吃的缘故吧。其实更主要的原因可能还是花荞麦产量更高一些。缺吃少穿的年代里,产量才是硬道理。

  我一直忘不掉当年老家种植的荞麦。当荞麦枝繁叶茂,乔花成片绽放的时候,队长会傻傻地望着他们笑。站在旱地里,抚摸着荞麦花,仔细地察看。摘下几片闻一闻,这肯定不是欣赏,而是察看它的长势,估测即将到来的收成。当荞麦花逐渐萎缩,虬结成一串串的颗粒的时候,队长的脸上会眯缝着眼睛,满脸菊花绽放。

  

  一直把荞麦当成一种风景,看惯了麦浪,看惯了稻花,这迥然不同的荞麦就成了新鲜的另类。过来过去的,我也会去蹭蹭热热闹,摘下几朵花瓣,扯下几串颗粒装模作样地闻一闻,看一看。其实什么也没有看清楚,至今仍然想不起来荞麦花的形状颜色。荞麦米粒的形状有些古怪,说不清是何种几何形状,麦粒和稻谷都是长卵形的,荞麦粒似乎是不规则的三面体,一端小一端大,光滑且有弧度。花荞麦米粒清白或灰白,苦荞麦米粒黑褐色,

  

  偶尔,超市里也会有荞麦出售。还是花荞麦多,苦荞麦少。奇怪的是,花荞麦价格比苦荞麦的价格要低很多。这与当年留下的印象正好相反。是苦荞的药用价值被发现了,还是物以稀为贵我不得而知。只知道苦荞如今竟成了一种饮料,用来泡水当茶喝。

  

  世易时移,时过境迁之后,许多事情都有了出人意料的变迁。过去不曾在意东西如今却成了宝贝,人人珍惜。荞麦也是这样,价格超过了大米,价值也一直在刷新之中。忽然想起荞麦,勾起当年荞麦的记忆,也正是由此而生。

  至于它们花儿的形态颜色,就一点也想不起来了。白居易有诗曰:“霜草苍苍虫切切,村南村北行人绝,独出门前望田野,月明荞麦花如雪。”(白居易《村夜》)。苏东坡也有“荞麦如铺雪”的诗句,杨万里也有“雪白一川荞麦花”的诗句,这样看来,荞麦花是白色的应该可以确定的了。而“荞麦花开似故乡”(明代诗人,镏松)的诗句则更能令我动容沉醉。

  

 

友情链接:  中国农业信息网    |    中国天气    |    全国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    |    中国农业科学院    |    陕西农业网    |    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农学院

主办 : 农业农村部小宗粮豆专家指导组      承办 : 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小杂粮研究中心

版权所有 @ 2003-2018   小杂粮网(mgcic.com)   陕ICP备05000091号

地址 : 陕西省杨凌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邰城路3号   联系邮箱 : mgcic.com@126.com   技术支持 : 绿道软件